资讯

最新

求索传奇美术培训学校2021届招生简章 | 破茧计划,突破自...

本来校考改革院校减少就已经给了当头一棒,由于疫情,校考延迟&取消,将会有更多的变数和不确定性让更多想成为艺术生的待考生望而却步甚至放弃自己的梦想,危机,换一个角度看亦是转机,含泪播种的人,必定能含笑收获,你是否因诸多不确定性不再坚持?

求索传奇画室宣传册—破茧计划

求索传奇画室宣传册

你需要,我恰好存在——求索传奇日语培训班开班了!

求索传奇日语培训班开班了

联系

光   谷:13349959050

江   夏:

李老师:13971432242

董老师:1355402473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校园快讯
德国表现主义画家保罗·克利作品赏析
发布时间:2018-10-01发布人:武汉求索传奇画室浏览量:4017

 

保罗·克利( Paul Klee )

 


保罗·克利( Paul Klee 1879-1940 )

二十世纪变化最多、最难以理解和才华横溢的杰出艺术家之一。

克利出生于瑞士伯尔尼郊区一位音乐教师家庭,他自幼爱好文艺,中学时就写过小说作过诗,还是业余小提琴手。19岁时入慕尼黑库列尔的画室学习绘画,21岁考入慕尼黑美术学院,在丘特维克的画室与康定斯基同学。

   20世纪初年克利广游意大利考察文艺复兴艺术,对古典艺术了解甚深。1905年来到巴黎对印象派推崇备至,次年迁居慕尼黑于1912年参加“青骑士”团体。大战爆发后应征入伍,直到大战结束开始作画。尔后应聘包豪斯学院任教,希特勒执政后被驱逐出境又回到故乡,逝于洛迦诺。

   克利的艺术是一个复杂的文化现象,他那变化多端的艺术语言令人眼花缭乱,捉摸不定。这是因为他的思想总是在现实与幻想、听觉与视觉、具象与抽象之间自由往来,因此人们视他为超现实主义画家。在他的笔下,形体、线条和色块的组合,时而从某种观念的符号,时而从童稚的天真想像,时而从客观形态本身的节奏,时而从化着乐曲的声音世界里跳跃出来,克利总是敏锐地把握着奇妙的图画。

不管怎么看克利所使用的艺术语言,或具象形象或抽象符号,都是来自他对客观事物的感受,是从客观形态的认识中提炼加工而成的。在创作过程中,画家自身各种素质起了作用,他企图运用创造的语言表现自己的思想情感。

鱼的循环

《鱼的循环》是保罗克力在1922年创作的,是为了纪念他的亡友马克。从充满仇恨到希望重生,仿佛看透了世界的本质。从思想上有一点:“还有后来人的味道”。 从表现手法上:几何结构与点彩派的色彩直接溶入童真的梦幻,克利用心中的激情和宗教般的感悟,溶解了外部世界的表象,这和中国的国画精髓“似与不似之间” 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这幅画中所描绘的既有具象又有抽象的形象和符号,都有象征和暗示的意义。画的主题是表示对亡友马尔克和马克 战死的纪念。画中的十字架代表上帝,水草和花象征马克,几何花纹是马尔克,而蓝色盘中的鱼,代表着克利在拿不勒斯, 代表死亡的黑色背景,显出深沉的思念之情。


 

节奏的

《 节奏的》图中运用简单的黑白灰三色搭配不规则的矩形几何图案,富有节奏感的水平及垂直色带的安排让观者无论选定哪一种颜色,视线怎样跟着它走,其结果都是清晰明朗的节奏韵律之感,黑白两色的强烈对比会让我们想起了钢琴的琴键。


更严谨更自由的节奏

《更严谨更自由的节奏》图中我们能看到克利独具匠心的安排,用黑色和灰白色,蓝色和棕色两组对比强烈的色彩,形象地表达了“严谨”和“自由”这两个有点矛盾的主题概念,而画面颜色的搭配似乎让我们感受到了音乐中最基本的两拍节奏,强-弱-强-弱的走向,实现了色彩与旋律合二为一的画面效果。  


通往帕纳斯山

《通往帕纳斯山》是克利的巅峰之作,亦是表达画家渴望抵达艺术峰巅的心愿,这幅画的题材包含了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取材于神话传说,帕纳斯山是掌管艺术与音乐之神阿波罗与缪斯居住的圣山,该作品名称很明确地表达了画家想进入艺术的圣殿;第二层意思是:克利使用了18世纪音乐理论家福克斯所著的《帕纳斯山进阶之门》论文中有关复音音乐的原理,此篇论文被克利喻为18世纪音乐理论的地标。

《通往帕纳斯山》是克利绘画生涯中最重要的作品,它运用了点彩派的技法,色块分解打散后重新被排列组合。底色是由绿色、蓝色和紫色点彩成的大色块,色调轻松柔和,加上密集的小色块能够增强色彩的光感。其色彩表现的正是克利内心的感受,是克利对人生的思考与顿悟。

整个画面的色彩不仅有底层和顶层的丰富对比,而且从左下到右上逐渐地升级,以这种对比和渐变,保罗·克利创造出了闪烁不定的光感和扑朔迷离的视幻效果,十分贴切地显现了人在追求事业上最高峰时候的那种微微迷茫却又充满着活力与美好展望的心情,也表达了保罗·克利的人生观:攀登顶峰需要慢慢地积累,并不断丰富自己的心灵世界。


 

红色背心

 《红色背心》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克利运用简洁的、变形的五线谱符号,通过夸张的漫画表现手段把一位绅士活灵活现地展现在画面上。鲜活的黄色调运用,给人以生动童趣的感受,令观者不由得产生发自内心的微笑,带给人以愉悦的视觉享受,展现了克利自由纯真的内心世界。


 

甘苦之岛

《甘苦之岛》是克利晚期的重要作品。甘与苦本身是对立的,克利在画面上用轻快的亮色调做底色,即浅绿、浅蓝、淡红为主色调使整幅画面显得轻松柔软,又用纯黑的线条来分隔画面,正中间苍白的人脸与底色产生强烈对比,显示了克利内心对现实世界的美好留恋与生命终将终结的无奈对立心态,我们从作品的命名与内容都可以看到当时克利内心世界的重重矛盾。


在保罗·克利的画中,通过兰色的推进,灰色的后退,画家使颜色面产生空间和振响。克利从塞尚那里得到一个信念:自然不在外部,而在内部深处。表面的颜色要表现内在的力量。对于他来说,颜色已无任何补充含义,这是画面组织不可分割的部分。看到这些被偏向橙紫的红色所中断的天兰色调,这些金赭色,镉色,以及带有茶色迹象的淡百合色,人们怎能不被它们俘虏呢? 

克利有时也运用野兽派画家的色彩,不过,绝无那种刺人的生涩。他那发出柔和暗淡光彩的红色和绿色会使人想起美妙的月光,它"本身就象是太阳的梦,主宰着梦幻的世界"。除了擅长素描和色彩之外,他还具有善于组织体面,以产生节奏的天赋。他在白色和棋盘格般的最黑颜色之间,调整着色彩的变化,犹如迭印一般地重合着他的光棱镜,创造着距离,表达着动荡。


(部分图文转自网络,如需注明请联系)


分享到:
汉 阳/13349959050
江 夏/
李老师/13971432242
董老师/13554024733
联系我们在线咨询地址导航